新西兰是全球重要的奶类生产国,奶牛存栏480万头左右、牛奶产量2000万吨左右,全脂、半脱脂和脱脂奶粉产量250万吨左右。新西兰是全球重要的奶业贸易国,贸易总量占全球贸易总量的30%左右,其中全脂奶粉全球出口量130万吨左右,占全球全脂奶粉贸易总量的53%左右。新西方是中国奶粉的主要来源地,2014年中国从新西兰进口奶粉72.8万吨,占进口总量的78.9%。多年来,中新奶业间的交流、合作日益紧密,既有奶畜、乳品,又有技术、模式,促进了中新奶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为了促进中国和新西兰在奶业领域的交流合作,学习借鉴新西兰奶业的发展经验,推进两国奶业的共同发展,由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中新奶业交流中心和中国奶业协会联合举办的国家奶牛产业体系专场暨中新奶业论坛,于2015531日下午正式拉开帷幕。

本次论坛为期一天半,参与此次论坛的有来自政府奶业主管部门、中国奶协相关人员、新西兰奶业领域政府人员、学者和企业家、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科学家和试验站、地方奶牛产业体系和奶业协会、国内奶业专家学者、国内外奶牛养殖、饲料加工、奶业服务等相关单位近200人。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教授

 

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教授首先致辞,他认为中国奶业的许多模式需要探索,中国和新西兰奶业方面的合作,将来可能不仅仅是双赢,更可能获得多赢的成果。随后,恒天然国际牧场董事总经理范安杰和新西兰大使馆初级产业部农业参赞罗杰·史密斯分别致辞,他们表示,新西兰非常看重中国市场,希望中新双方就奶业方面的技术合作问题、贸易问题等进行深入的交流,借此论坛机会,促进中新双方政策、技术、产业层面的交流合作。

新西兰使馆初级产业部农业参赞罗杰·史密斯

原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奶业协会会长高鸿宾也亲自到会祝贺并发表讲话。高部长认为“质量 安全 效率”中最重要和首要的是“安全”。新西兰在奶业方面有很大的优势,而奶业在中国是个新兴产业,改革开放前,中国奶牛数量少,只有婴幼儿才能喝到乳汁,但是现在已然是奶业生产大国、需求大国了,预计2020年中国乳制品需求量为60万吨。中国和新西兰的和合作具有重要意义,恒天然和产业体系合作也是选择了一个非常恰当的对象——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这也是两国间的合作。高会长在会上高度赞扬和肯定了体系为奶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推广做出的巨大贡献,认为恒天然与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合作将产生广泛的影响,对中国乳制品的生产发展有促进意义,希望类似论坛经常举办,针对时势选择不同的话题,希望能办成长期的、经常性的论坛。

中国奶业协会会长高鸿宾亲临祝贺致辞

 

本次论坛邀请中国和新西兰的多位奶业专家分别就八个不同的主题与参会者共同探讨中新奶业的发展。31日下午恒天然牛奶采购监管总经理罗杰·安德拉阐述了新西兰法规架构、风险管理以及新西兰牛奶质量现状;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奶牛体系科学家刘玉满研究员分析了中国奶牛养殖不同模式和效率及案例;恒天然国际牧业应县牧场群总监罗瑞传授了进口奶牛的饲养管理经验;61日还有数位专家为与会者带来了更精彩的报告:现代牧业副总裁韩春林对我国大型牧场的奶牛福利与生鲜乳质量控制状况进行回顾;QCONZ 新西兰首席执行官玛瑞·皮德利讲述新西兰牛奶质量管理体系、合规评估以及实践型奶农培训的基本情况;中国农大动医学院院长沈建忠教授解析奶牛场用药规范及残留检测;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奶牛体系科学家仲跻峰研究员讲述奶牛选种选育技术及实践经验;中国农大曹志军副教授传授我国犊牛饲养培育技术与实践经验;中国农大、奶牛体系科学家施正香教授讲解规模化牧场粪污处理及如何生态循环利用;在本次论坛的最后,李胜利教授作了题为我国奶业目前的困境和应对措施的精彩报告。

恒天然牛奶采购监管总经理罗杰·安德拉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刘玉满教授

恒天然国际牧业应县牧场群总监罗瑞

体系专场和中新论坛已成中国奶业大会上学术、技术交流的亮点,已举办多届,历年都吸引了许多参会者认真参与,让我们预祝中新奶业论坛能取得丰硕的成果,推动中新奶业合作向更深、更高的方向前进!

专家问答互动答疑

 

 

精选回顾:

 

刘玉满研究员首先从中国奶业的总体走势、当前奶业面临的困境进行了分析,指出造成困境的原因有三点:一是消费者困惑引发的市场疲软,二是发展模式内生影响大于外来竞争,三是高投入高产出的发展模式难以生存。接着就重点剖析了我国奶牛养殖模式,并比较了我国四种不同养殖模式——农户散养、小规模养殖、中等规模养殖、大规模养殖,它们的饲养管理差异、成本收益变化趋势,并与发达国家养殖模式进行了比较,刘玉满研究员认为规模扩大有助于单产水平提高,养殖规模扩大成本利润率随之下降,需要权衡单产和利润,他提出适合的养殖模式是缓解奶业发展压力的重要途径之一。他对种养结合与种养分离模式也进行了比较分析,种养结合模式的优点是:由于投入品可控有助于改善食品安全、交易费降低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因粪污可得到循环利用有助于减轻粪污处理压力,但种养结合模式中发达国家普遍应用,中国却少有,这是因为受到许多制约——土地所有权的制约、土地零碎化经营、传统农民需改造。最后,刘玉满研究员提到,杂交生产养殖模式已在我国和一些发达国家开始流行。报告的最后,他提出:种养结合是奶牛养殖业的基本规律,种养结合是低成本低污染之路,大规模养殖更应该走种养结合的发展道路,偏离成本之路不能赢得未来。

 

恒天然牛奶采购监管总经理Roger Andela 从奶业风险管理、法规体系方面介绍了新西兰的牛奶质量管理措施,然后讲解了新西兰的原料奶质量检测标准,并为大家展示了恒天然的各项原料奶测定指标,包括细菌数、大肠杆菌、热稳菌、乳体细胞数,合格率均在94%以上,最后介绍了恒天然的国际奶源。恒天然的奶源来自于全球各地,包括恒天然自有牧场、合资企业等一些具有合作伙伴关系的牧场,这些牧场分布在澳大利亚、美国、泰国、英国、中国等14个国家。这些牧场也形式各样,挤奶方式从传统手工挤奶到移动挤奶单元,再到新型机械挤奶,一应具全;运输方式也是五花八门,有大型奶罐车,也有人力、牲畜运输,但无论怎样都能保证完全符合恒天然的原奶标准。

 

在本次论坛的最后,李胜利教授作了题为“我国奶业目前的困境和应对措施”的精彩报告。

首先,李教授分析了国际奶业生产整体形势。国际奶业生产整体供大于求,原料奶价格下降,据IFCN预计,未来5年国际奶价格将进入下行通道,20153月份奶价为0.548美元/kg,预计2020年奶价将逐渐下行至0.445美元/kg,降低19.1%。最近几年新西兰奶牛存栏一直在持续增加,预计未来平均奶产量每年增长5%左右,到2020年新西兰奶产量将增加近1000万吨,达到3000万吨,可生产142万吨全脂奶粉,满足目前中国的全年进口量,2026年可达到4000万吨。到2019年,中国进口新西兰全部乳制品关税将降为04-11年内中国进口澳大利亚乳制品关税逐步降为0,因此我国奶业将长期面临着国际廉价乳制品的竞争。

欧盟方面,受高奶价影响,2013/2014欧盟奶产量同步增长近5%,预测2014/2015欧盟奶产量仅为3%,但是欧盟20153月其取消牛奶配额,将逐渐对中国造成极大影响,预估2015-2020年欧盟将增产1100万吨,奶粉预计增加100万吨以上,大部分将用于出口。

美国方面,2013年其牛奶总产量迈过了8000万吨门槛,进入9000万吨,美国的产能近几年一直在默默上升。

接着李教授分析了中国的现实情况。中国的经济进入新常态化发展,GDP增速逐渐下降,农业也进入新常态,奶业也在转型升级中,规模化比重在逐年提升,截止去年底百头以上规模牧场占45%以上。按照人均消费水平五年增长10公斤估算,到2020年中国乳品需求量是4082万吨,2030年需求量为8700万吨,按进口占比30%计,需要进口量分别为1225万吨和2610万吨。

李胜利教授认为世界范围内牛奶、奶制品生产的相对过剩和消费疲软是目前中国卖奶难的主要结症。中国原奶产能也在增加,但是乳品加工和消费却在原地停滞不前甚至负增长。我国奶业目前的困境是,国际大环境呈通缩状态,而国内生产相对过剩,需求不足,而且加入WTO牺牲了中国的农业,尤其是奶业。

我国奶业面临的挑战有以下几点:一是饲料资源短缺,苜蓿草、玉米、大豆、DDGS进口量庞大,二是粗饲料结构单一,三是饲料转化率低,国内一般为1.0,发达国家为1.5;四是氮利用效率低,国内常低于25%,而奶业发达国家通常为30%;五是环境污染严重。目前我国奶牛养殖的饲料成本高出发达国家3%0-50%,牛奶价格也高出30%-40%

最后李教授分析,中国奶业的困难时期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我们可以采取的应对措施有:提高饲料转化效率,减低成本,提升竞争力;缩减产能,减少存栏,降低产奶量;培养消费市场,调整加工方向,增大大众乳制品比例,鼓励巴氏奶消费市场;租金养殖小区转型升级,增加牛奶价格差别;发展乳肉兼用奶牛;创新奶业生产经营体制;建议国家严格执行还原奶标示,禁止利用还原奶生产常温奶(UHT);启动国家奶粉收储计划。

现代牧业副总裁韩春林

 

王雅春

 

新西兰QCONZ牧场总经理Josh wheeler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动物医学院曹兴源

 

山东省农业科学院、奶牛体系科学家仲跻峰研究员

 

 

中国农大曹志军副教授

 

中国农大、奶牛体系科学家施正香教授